足球指数皇冠网:精神康復廣角

北京市海淀區花園北路51號

北京大學第六醫院 精神疾病康復中心

Tel:010-82088261
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心理加油站

一文讀懂:如何促進患者的社會融入

來源: 作者: 于玲
瀏覽次數:

精神疾病的康復指的是恢復患者的社會功能,使其能夠像正常人一樣地生活、工作、學習、人際交往??蹈吹淖鈧漳勘曄腔毓檣緇?、融入社會。

由于社會的污名化與歧視,一旦被貼上精神疾病的標簽后,很多患者會有意地回避社交,不與從前的朋友接觸,又沒有相應平臺建立新的社會關系,儼然處于“與世隔絕”的狀態。曾有個案選擇天黑之后才出門;更有個案因周圍鄰居知道了患病的消息,就毅然決然地離開了生活多年的地方,搬遷到一個無人認識的城市。即使到了新的地方,家屬也拒絕讓患者出門,理由是一旦新鄰居知道患病,在新地方也待不下去了。如此社會隔絕,難談回歸社會、融入社會。

事實上,近些年來,隨著國家對社區康復工作的日益重視,社區精防、街道殘聯或一些社會組織組織了豐富多彩的康復活動或技能訓練,使得越來越多的康復者走出家門,找到了“組織”。在這個過程中,康復者的生活內容豐富了,社交改善了,心情愉悅了,技能提升了。不得不說,社區康復活動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患者的康復。但是,他們始終是在圍繞著精神衛生服務體系在轉,生活的半徑依然是以家為中心,在社區醫院、溫馨家園、職康站在轉,仍然擺脫不了病人的角色。這離回歸社會、融入社會還是有很大的距離。曾有個案這樣表達過:“我病情穩定十多年了,也有一些朋友,可我的朋友都是在醫院和殘聯認識的,他們很多都沒有工作,沒有結婚,沒有孩子,我好想了解正常人的生活是怎么過的!”

其實,患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病人只是患者眾多的社會角色當中的一個角色。要使患者不再首先把自己看做是一個有精神疾病的人,很重要的一點是要正常地參與社會活動,真正地融入社區、融入社會。

要做到社會融入,首先,患者自身要消除病恥感。得病不是自己的錯,不應疾病而回避社交。大眾評判一個人看重的是他的言行,只要言語行為表現得正常,旁人就會把他當正常人看待。服務過程中,也曾有個案分享過:我生病的時候在班里有過異常的行為,病好之后剛回到班里上課時,同學知道我有病都不敢跟我說話,都遠離我。但慢慢地,當他們發現我在課上認真地聽講,積極回答老師的問題,學習成績又在穩步回升后,他們又逐漸地回到了我的身邊。從這個個案的經驗我們可以看到:當你表現出正常的言語行為時,即使周圍人知道你有病,也不會覺得這病有多嚴重,更不會遠離或排擠你。所以,患者不可因病而自卑,要走到人群中,勇敢地展示自己。 

要做到社會融入,還需要創造一個理解、包容、接納的社會環境??雌鵠湊饈粲諫緇岵忝?,需要政府部門加強對精神疾病方面知識的宣傳,引導公眾正確認識疾病,消除對疾病的歧視。但患者在這個過程中不應只是等待?;頰嚦梢暈約憾?,患者的參與非常重要。只有參與才能被看見,只有看見才能被理解,只有理解才能被接受,只有被接受才能真正融入。那么,患者有哪些途徑可以參與建設理解、包容、接納的社會環境,加強社會融入呢?

第一,接觸是最好的教育,舉辦社區居民融合活動。社區可以在公眾場合組織康復者活動,吸引社區居民關注,從而使社區居民了解這一群體,主動融入這一群體。如:在社區廣場上做健身操,一些愛好減少的中老年人會主動參與其中;在精神衛生日、助殘日等節日舉辦精神障礙患者文藝匯演,吸引社區居民觀看等。

第二,患者現身說法?;頰嚦梢圓斡氳驕竇膊〉男逃?,在社區居民、中小學校、機關團體中講述患病的過程與康復的經歷。也可以將其拍成視頻,在公眾號或自媒體中進行宣傳。宣傳教育改變了書本教育的形式,讓公眾更直觀地了解并相信精神疾病不可怕,精神疾病完全是可以好的。

第三,走近社區提供志愿服務。社區可以每周組織精神康復者參與社區家園建設活動,如清掃庭院,讓社區居民了解到康復者不僅僅是受助者的角色,他們同樣可以為社區貢獻自己的一份力。

第四,參與社會組織或團體。不同患者可以根據個人的需求和興趣,選擇不同的社會組織或團體。如有人選擇健身房,有人選擇去學習某種樂器,有人去學英語,有人參加寺院義工或宗教活動等。這些社會組織或團體即提供了一個與正常人接觸的平臺,有利于回歸正常的社會生活。

第五,工作。工作應該是社會融入的最高境界,一旦實現工作,患者是真正的回歸社會。但工作的達成有賴于疾病、心理、社會交往等全面康復的實現,社會就業對患者而言絕非易事。在這個過程中,支持性就業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。即就業輔導員在競爭性工作場所為殘疾人持續提供訓練,以增強他們的工作能力以及與同事互動合作的能力,進而勝任工作。這需要殘聯或相關社會組織提升就業輔導的服務。

以上是促進患者社會融入的五種形式。前三種方式基于以社區為基礎的活動組織,以讓社區居民接納患者,創造易融入的環境。后兩種則跳出社區,在更廣闊的平臺上主動融入。但無論怎樣,康復者是主體,需要康復者為自身而倡導,而努力。同時,社會融入又絕非靠康復者一己之力而實現,需要醫療、社區、殘聯、居民、家屬、患者等多部門多群體的通力合作。

 

本文由姜思思編輯校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{ganrao}